一肖中特免费公开笑料

一肖中特免费公开笑料

南通日报数字报纸文章


发布日期:2020-10-18 02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南通古称通州,它临江濒海,“据江海之会、扼南北之喉”,集“黄金海岸”与“黄金水道”于一身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明正德年间,在这临江屹立风景如画的狼山,就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,交战一方是来自北方刘六、刘七率领的农民起义军,另一方则是兵部侍郎陆完指挥的明朝政府军。

  刘六,原名刘宠;刘七,原名刘宸。二人系同胞兄弟,河北文安县刘庄子村人。哥俩自幼习武,善骑射,尚侠义,骁悍过人。因不堪地主豪强的兼并和压榨,同齐彦名等在霸州等地打家劫舍,时称“河北响马”。

  明朝中叶,京畿一带的河北农民深受政府的马政之害。为保证明军边马的供应,自明初以来,明政府强令河北等地农民充当养马户。马户的徭役负担极其沉重,为保证养好马要付出很大代价,不仅耽误农业生产,而且当所养马匹死亡或种马孳生不足额时,还要赔偿损失,一贫如洗的农民不得不“卖田产、鬻男女,以充其数,苦不可言”。加上土地兼并剧烈,剥削压迫十分残酷,造成社会矛盾激化。许多失地农民为生活所迫,接连不断爆发起义。

  文安县境内有多股三五人或十数人结伙的流亡农民进行活动。他们劫路窃财,盗抢官府大户,官府苦于无能为力,昼夜思治不得。当时文安县属霸州管辖,霸州官府闻刘六、刘七之名,便将他们招募到官府当差,让其协助擒捉“盗寇”。刘氏兄弟连破数案,深得官府赏识。

  大宦官刘谨独揽朝政,其家人梁洪,闻刘氏兄弟得朝廷赏赐颇丰,便向刘氏兄弟勒索金银财物,遭刘氏兄弟严词拒绝。梁洪勒索未遂,恼羞成怒,暗向其主子刘谨诬告刘氏兄弟等是畿南强盗。刘谨偏信谗言,派遣都御使柳尚义等张贴刘氏兄弟画像,调兵缉捕。刘六、刘七闻讯后,只得逃跑躲藏。官军将他们的家抄掠一空,并放火焚烧,逮捕了他们的妻孥(子女)。刘氏兄弟无路可走,只好于正德五年(1510)在霸州举起了起义的旗帜。

  刘六、刘七起义后,当地人赵鐩、杨虎等也率众响应,起义军汇合成一支几十万人的大军,转战于北直隶、山东、山西、河南、湖广、南直隶、江西等7个省区,沉重打击了明朝的统治。明朝不得不调动全国的兵力进行围剿。

  面对官军的围剿,正德六年(1511)起义军被迫兵分两路:东路军以刘六、刘七、齐彦名为一路,刘六为首领,主要在河北、山东、江苏活动,人数最多时曾达到五六万人;西路军以杨虎、赵鐩、刘三、邢老虎为一路,杨虎为首领,主要在河南、安徽、湖北活动,曾经发展到13万人。他们攻克城池,杀死官吏,挫败明军,只为了取得物资补给,使得起义军长期在无休止的战斗中,没有建立巩固的后方,力量消耗很大,最终被拖垮了。

  明正德七年(1512)四月,起义军开始走下坡路,此时杨虎已牺牲,西路军再分二路。一路由刘惠率领,在湖南北部进入河南;一路由赵鐩率领,继续在安徽作战。不久,赵鐩一路被官兵所灭;刘惠一路在官兵的追击下,逃到河南南召,只剩下17人,刘惠等人誓死不屈,最终全军覆灭。东路军在困难的情况下坚持战斗,转入长江中下游,收集了一些船只,丢弃了马匹,把骑兵改编成水军,控制了武汉江面。在强大的攻势面前,起义军临危不惧,英勇反击。不幸的是正德七年五月,在湖北团风镇的一次水战中,刘六乘坐的船帆被大风吹断行动不便,刘六中箭身亡。刘七和齐彦名率领500多名战士,乘13只舰船,突破重围,攻下九江,然后顺流而下,向长江中下游进发。他们越江西过安徽,直打到江苏境内,虽然只有几百人,却把官兵吓得胆战心惊,不敢招架。他们在仪征、瓜州(今扬州市南部)、镇江、江阴等地连连取胜。负责江防的武靖赵弘泽和都御史陈世良的部队,被他们打得大败。

  他们继续沿江东进,来到通州,将船只停泊在狼山附近的江面上,并以狼山为根据地,迎击官军。他们想在南通登陆,再打回山东去,无奈兵部侍郎陆完和副都御史彭泽、总兵仇钺分别指挥的东西二路军已经扑过来,如果此时强行登陆,必有被歼灭的危险。无奈,刘七领导的起义军只好改变策略,回师向长江上游进军。这是一次急行军,短时间内,他们顺利地到达了安庆和九江。

  此时,陆完和彭泽、仇钺的官兵已布满长江两岸,对刘七的几百人的水军布下了大包围圈。在这种情况下,起义军不得已再度东下,向长江下游三次挺进。途中,他们进攻常州、江阴,杀死知府、县丞,最后,又回到通州,停泊在狼山附近的江面。

  他们来势凶猛,速度之快,恰如狂风骤雨。《明史纪事本末》说他们“三过南京,如入无人之境”。高岱《鸿猷录》说他们“往来江上,官兵莫能御”。祝允明《江海歼渠记》说他们“凌鹜江面,纵横上下,通、泰、如皋、京口滨江之区,咸被创残”。由此可见起义军声势浩大战斗力之强。

  刘七领导的起义军再次来到通州,明官军抓住战机立即部署。陆完亲率一支军队开往和狼山隔江相对的常熟福山,仇钺坐镇镇江,温恭率领一支骑兵驻扎江北,刘晖、郃永率领水军开到江阴,形成一个包围圈,将起义军死死围住。

  正德七年七月十八日,起义军攻打通州城,想从这里突围,打回山东、河北,以图东山再起。由于力量悬殊,攻城失利,不得不退回船中。谁知当夜,通州遇到百年不遇的强台风。在的摧打下,起义军遭到很大损失。船只有的被打坏、打翻,有的被刮走;起义军很多被淹死,没死的也被大风浪折腾得难以支撑。刘七和齐彦名带领一部分战士挣扎着上了岸,占据了狼山。

  三天后,明军立即将驻守在江阴的刘晖、郃永的水军调来,向狼山发起进攻。起义军人数虽少,但他们作战勇敢,利用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,多次击退明军的进攻。明军恼羞成怒,见进攻受阻,竟想出放火烧山的坏主意。只见成千上万的官兵跪在地上冲着山顶磕头,并齐声祷告:请神灵保佑,请菩萨饶恕!寺庙毁坏,重资再造,佛身受损,再塑金身!尔后放火烧庙,纵火烧毁狼山的庙宇和山顶庙门,才突破起义军的防御,攻下狼山。

  齐彦名誓死守住山门,箭矢射穿他的身躯,在战斗中牺牲。刘七率数十名战士从后山冲下,突破重围,奔往江边,登上小船逃走,官兵发现后立即射箭截击。有的说刘七中箭落水身亡,但还有说刘七突围而出,几年后有人在山西看到他。

  这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就这样被残酷地了。明朝政府大规模地“论功行赏”,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升了官,受了赏,奖赏也加到神的头上。明官员们认为七月十八日夜里的那场台风是神的旨意。通州知州高云朋奏请朝廷重修,将原大圣菩萨像移于支云塔后殿内供奉。正德九年(1514)知州蒋孔旸又奉旨重修,并改为“江海神祠”(现为圆通宝殿)。每年的七月十九南通地方官长都要来此代皇帝祭祀江神,以表示对神的感谢。被官兵纵火焚烧的狼山山门,也重新修建起来。在狼山山顶大圣殿的墙壁上,曾嵌着一块描写战争经过的《重建狼山庙门碑》。

  《清五山志》记有其事:“总兵刘晖、郃永星行袭之,贼据庙门,矢石如雨,官军不能入,因纵火焚庙门,久之不燃,晖、永默祷如破贼,当葺(修理)庙如旧,火焰随炽,贼惶骇四窜,官军乘势追斩”,遂消灭了起义军,战后刘晖、郃永念神之功不可忘,乃捐金重修庙门,正德癸酉(1513)落成,宰相王鏊为作《江淮平乱碑》和《重建狼山庙门记》。

  嘉靖十八年,山门被下移,而于原山门处建了一座萃景楼。清代南通人顾道含《登萃景楼》诗有“殷红战血梁间染,一代军功志上头”之句,并加注说明:齐彦名“跳东北梁上,官军射死之,血染其一角”。

  现在山上还保存着明万历五年顾养谦撰写的《重修狼山寺记》碑(在藏经楼下西壁)及清道光二年陈阶平撰写的《登狼山泗洲大圣象》诗石刻(在支云塔下东壁),记及这次起义事件。